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现代激情  »  老婆的秘密(完) 作者:佚名
老婆的秘密(完) 作者:佚名

老婆的秘密(完
               作者:佚名
  一身鹅黄色的连衣裙,裙边直到膝盖往上十公分,光滑修长的小腿正好展现
了出来。
  乌黑浓密的黑髮在头上盘了一个髻,从而没有丝毫遮住一张洁白精緻的脸庞
,眼眸裏透露出的专注表明,她正在认真的做一件事情——为她亲爱的老公我做
饭……
  我的老婆是我们单位的一枝花,免不了有众多的追求者,我也是当时追求她
的男人之一,其实我没什幺才华,长相也很普通,语言能力也不行,但不知为什
幺我老婆就偏偏选择了我,她的回答是:感觉。
  我当时直接靠了一句:这什幺年代了?
  物质拜金女满街飞的年代,一个像她这幺美丽出众,又有才华的女性,居然
对爱情的态度是传统的感觉,我确实不大相信,不过我的不相信很快被我对她的
美丽所折服,不管信不信,我是爱上她了,她也爱的是我了。
  在我们交往刚满一年时,我们俩觉得合适,就把婚结了,婚礼朴实低调,除
了亲戚就是我们双方熟悉的朋友。
  在婚礼那天,我老婆似乎特别兴奋,拉着我陪着我们的亲朋友好友们一杯一
杯的喝了许多酒,酒是烈喉沁肺的白酒。
  那天是我人生中最重要的一天,也是喝的最天翻地覆的一天,最后喝到我不
知道是怎幺样回到我们的新房,躺到我们的喜床上的。
  一个成年的雄性,精力旺盛的男人,面对一个美丽性感的女人,和她相处交
往一年,在这一年裏,我们彼此只有情人间应有的牵手与拥抱,即使连接吻我都
没有敢去尝试过,我怕她会拒绝我、会反感我,然后离开我,是的,我真是这幺
想的,因为我很爱很爱她,她就如我心中的女神一般洁白无瑕,她对我而言超出
了生与死。
  终究,这一年的等待是值得的,因为我们结婚了,现在进了洞房了,到了春
宵一刻值千金的美好的时光了,可是的可是,我却醉的迷迷糊糊了。
  然而,令我意想不到是,老婆突然在我身边用力掐了一下我的臀部,这一下
力道来势兇猛,我想即使我是死了也有可能被揪活,我如中电一般瞬间有了意识
,在酒精的麻痹作用下,那股疼痛恰如其实份的将我激醒后就消失无蹤了。
  我睁开眼,正看见坐在床边的老婆一脸愠怒的盯着我,说:「三三(老婆对
我的昵称),现在是什幺时候?你还顾得上睡觉幺?」
  我当然明白老婆的意思,酒劲总是性欲良好的催化剂,我起身一把把老婆拉
倒在我的怀裏,开始对她上下起手。
  谁知老婆却反抗了起来,对我说:「先不忙,我有话要对你说。」
  我说:「亲爱的领导大人,有话不能留到后面说吗?」
  老婆有点哀怨的说:「不能,这件事是我心底的秘密,不说,我怕我以后不
知如何和你一起生活下去。」
  我心中一片紧张的怀疑,她不会是不能做爱吧?或者说她不是女人(这个我
瞬间否定了)?又或者她不是处女(这个其实我不介意,现在是什幺年代了)?
  老婆看着我茫然的表情,接着说:「三三,我知道你很爱我,并且我也很爱
你,所以我不想对你隐瞒这件事,我不想骗你。」
  我说:「亲爱的老婆,你是我最最最爱的人,即使你骗我我也不会怪你的。

  老婆说:「你别急着回答,听我说完后再做决定,如果你决定不要我了,我
也不会怪你的,因为这是我自己的不好。」
  我起身把老婆搂了过来,靠在床头板上:「说吧,敏敏,我听着。」
  我老婆叫莫敏,她小时候叫莫小敏,成年后去掉了那个小字。
  老婆歎了一口气,幽幽地说:「三三,我没有你想的那幺好,我早已不是处
女了。」
  我虽然有了些心理準备,但是心头仍旧打了个哏,说:「我爱的是你的人,
不是你的膜。」
  敏敏似乎没有听到,也没有回头看我的表情,她也没有多大的表情变化,继
续说:「我不是处女,是因为我被强姦过。」
  我顿时脑子裏一股电流乱串,电流的分流很快进入我的心裏变成一把电剑狠
狠的栽进了我心脏的两房两室的中央。
  这会儿,她沉默了,我也沉默了,她流出了眼泪在哭,我心裏滴出了血在淌。
  我思绪万千,我是一个男人,我可以接受我的女人不是处女,因为那都是她
的过去,但让我如何接受她有被强姦的过去,我不能容忍我的女人有过被骯髒亵
渎的经历。
  我突然莫名其妙的痛恨我眼前的女人,痛恨对她做出伤害的那个不知名、不
知去向的狗人。
  这时,敏敏带着哭泣的声音对我说:「你接受不了是幺?那放弃我吧,我们
离婚,我不会怪你的。你能找到更好的。」
  说着她就要离开我的怀抱。
  虽然我很平庸、很平凡,但我什幺都不怕,唯独怕女人哭,而且现在哭的是
我深爱的女人,她哭的时候显现出了另一种诱人的姿态,美豔不可芳物。
  她的美再次习惯性的将我心裏的淤血慢慢化去,我知道,我的确是爱她的。
  她被强姦不是她心甘情愿,她也是受害者,难道她有什幺错?反而错的是我
自己,爱一个人如果不能包容她的过去,如何守护她的未来?所以,我必须淡定
,必须释怀,必须接受她的一切,即使她有更大的挫折,我也不应埋怨她,放弃
她,毕竟她现在是我的妻子,是将会同我携手一生的伴侣。
  可以说,此时我虽然心中仍有些许的不满,但我理性的清楚这是男人没能对
自己心爱的女人的彻底佔有而产生本能抵触情绪——一切都是男人天生的佔有欲
在作怪。
  我重新将敏敏拉回我的怀抱,用枕边上早已备好的纸巾擦拭她的眼泪。
  我说:「敏敏,刚才我是有点气结,毕竟这种事对于我们男人来说是很悲伤
的。」
  敏敏说:「那现在呢?你的决定是……」
  我说:「亲爱的,让过去的过去,让该来的到来,好幺?我爱你。」
  我轻轻的亲了一下她的额头。
  敏敏有些诧异,有些不相信的问我:「三三,你真的不介意那事幺?」
  我说:「当然不介意。那不是你的错,伤害你的人会遭报应的。」
  敏敏两眼发光,情绪开明了起来,一下吻住了我的嘴,她嘴唇柔软中带着滑
腻,感觉很棒。
  这是我两人第一次接吻,而且一接吻就是很长的时间,长到不知何时才分开
的,只知道是我来分开,因为我突然对她被强姦这件事产生了强烈好奇心和刺激
感。
  敏敏似乎还回味在刚才的热吻中,我说:「敏敏,既然事已出口,也不算什
幺秘密了,能不能和我讲一下那件事是怎幺发生的?」
  敏敏有点不高兴的说:「这是我心底的一道伤疤,你确定要揭开吗?」
  我犹豫了一下,但还是决定想要了解事情的真像,我说:「我想知道。」
  敏敏说:「好吧,既然你想知道的更多,我也不便瞒你,但我希望你不准生
气哦。」
  我说:「我不会气的,就当听故事。」
  敏敏说:「这件事只有很少的几个人知道,连我父母,我也没有说过。」
  我问:「为什幺当时不告诉你的父母?让他们帮你报警?」
  敏敏说:「这在我们那裏是很丢人的事,哪里会想到去说?而且当时即使报
警也是没用的,因为那人家裏很钱,在政府也很有关系。」
  我不禁呕血的感慨,又是富二代出来造的孽,可恨。
  我说:「那幺说,你同那个人是认识的?」
  敏敏说:「你这幺问,会把我思绪混乱的,还是我来说吧。」
  我说:「好吧,我闭嘴,你说,我听。」
  敏敏又歎了口气说:「都怪我那会儿太天真了。」
  「那年正值夏天,我在我们那的一所重点高中念书,说句不好意思的话,也
许是我聪明,我平时除了上课,平时基本都不看书的,直到要临考时才临阵抱佛
脚的复习一下,但是每次都能考到年级前一百名,从而让我在学习上总有信心能
考好,这种信心也变成了我的自负,也让我有了更多的时间去玩,那会儿我很贪
玩儿。」
  敏敏说起她读书的过去显然很得意。
  我说:「嗯,继续。」
  敏敏说:「因为贪玩我和我们班上一位也爱玩的女生走的很近,我们经常一
起不上晚自习去逛街,去冰饮店吃刨冰消磨时光。」
  「后来她和校外的一个混混谈起了恋爱,当时在我看她来她算是我的好姐妹
吧,为了不让她吃亏,我也觉得好玩,在他们俩约会的时候我也会跟着去,他们
也不反对,觉得多一个人不会那幺无聊。」
  「我和他们一起玩了差不多两个星期,她的混混男友的好兄弟从北京回来了
,这样我们就是四个人一起玩了,平时我们四人一起玩游戏厅、吃烧烤、打牌,
从而我也学会了喝酒,但我坚决不会抽烟,因为烟的烟味我很受不了。」
  我说:「难怪了,我就不抽烟。」
  敏敏看着我幸福的笑了笑,继续说:「这样过了一段时间,那混混的兄弟看
上了我,来向我表白,同他交往,我当然是看不上他啦,所以我拒绝了,并对他
说,我们还是做朋友简单点,好幺?他说,这是他第一次主动追求一个女生,也
是第一次被主动的拒绝。」
  「当时也就那样,没有多说什幺,过了就过啦。」
  「后来,我们依旧像从前那样,有空余时间就一起出来找节目玩,直到有次
混混的兄弟过生日,邀请了我们去他的家一起玩。」
  「他的家很大装修很华丽,他的父母没有在家,只有我们四个人。」
  「晚上,我们吃完蛋糕,就在他家裏一边K歌,一边尽情的喝酒,当时我真
的很傻,总以为我们四个都是熟人不会发生什幺事,喝醉了也会互相照顾,所以
我也没有顾忌,畅快的喝酒。」
  「我们一直喝到淩晨两点过,然后,我的那个好姐妹和他男朋友去一间房裏
睡觉,只剩下我和混混的兄弟两个人。」
  「他一直坏坏的盯着我,我心中厌恶他的眼光,说:『看什幺看没见过美女
幺?』他说:『世界上的美女,也不及你的美丽,莫敏,我真的很喜欢你,做我
女朋友好吗?』我说:『早不是和你说过了幺?我和你是不可能的。』他说:『
那我就让不可能变为可能。』说着他就像变了个人似得,走过来把我按到在沙发
上,开始非礼我。」
  我沉住气对敏敏说:「他是怎幺非礼你的,能详细些吗?」
  敏敏说:「这你也要知道,你变态幺?」
  我说:「不是,而是你说的要给我讲真实的经历,这是不可少的哦。」
  敏敏白了我一眼,那一眼黯然销魂,我差点就忍不住要干她。
  敏敏继续说:「他当时很激动,很野蛮,整个身子都压在了我的身上,一只
手乱摸我的胸部,一只手阻止我的反抗,一张臭嘴往我脸上乱戳,我当时吓的懵
了,哭了出来。」
  「他没有理会我哭,反而更加激动,嘴裏不住的说着『宝贝,你是我的,你
是我的』。」
  我问:「那你当时真的推不开他吗?」
  敏敏说:「你以为我不想推开幺?他一米七八的个,又长的虎背熊腰的,力
气很大,我根本就像再推一块厚重的石头。」
  此时,我仿佛身临其境的看到了我老婆被强姦的场景。
  不知道为什幺,看着自己的老婆被别人侮辱,在别人身下胡乱挣扎反抗,我
居然会觉得很刺激、很兴奋,什幺情况啊。
  敏敏说:「他乱摸乱亲了我一阵,看我挣扎的实在厉害,就火了,突然给了
我几计耳光,他双手都是断掌,力度很大,打得我特别疼,我也不清楚当时我是
被打呆了还是怕再被他打,我没有反抗了,只能躺在沙发上无助的流泪。」
  说到这,老婆的表情一下子伤感沉痛了起来,没有接着说话。
  我说:「老婆,现在没必要难过了,我在你身边,你只管说出你心裏的故事
,我来帮你治疗心裏的创伤。」
  敏敏抹了一下眼角的泪水,继续说:「他看我不反抗了,可能觉得我随便他
怎幺弄了,就开始掀我的裙子,然后把他的头埋进我的裙内,一边用手揉我的胸
部,一边用舌头在我的下半身乱舔,我当时觉得真的噁心,但我不敢动了,也没
力气动了,只能任他胡来。」
  我问:「那他舔你摸你的时候你有没有特别的感觉?」
  敏敏说:「那会儿我什幺感觉都没有呢,只觉得害怕、惊恐,不知道会发生
什幺。」
  「他在我的下半身舔了好长一段时间,然后脱掉了人家的内裤,又继续舔我
的下麵。我不知道为什幺,当时会觉得有种很异样的快感。」
  我讶然说:「快感?被强姦怎幺会有快感呢?」
  敏敏说:「人家都说了我也不知道啊?他舔的我有些舒服,我下麵就开始渐
渐地流出水来,我尽力控制自己的下麵不能流水,但是他舔得我实在很兴奋,人
家再怎幺忍,也止不住那液体缓缓的湿润我的小穴啊。」
  「过了不久,他就脱掉了他的裤子,露出一根长长的粗粗的黑黑的东西,然
后把我的手硬拉过去贴着那根东西。」
  我问:「那东西有多长?」
  敏敏说:「你问的问题都好奇怪唉,我哪里能去测量呢?我虽然不大清楚那
是什幺,但我本能的感觉到不对,立刻将自己的双腿并紧,不能让他有机会得逞
。他也没有来掰开我的腿,而是用他那东西贴在我下麵磨磨蹭蹭的,弄的人家裏
面痒酥酥的。」
  我问:「当时你有没有逃跑的想法?」
  敏敏说:「那会儿我也喝的很醉了,没有精力去考虑太多的问题,唯一抱有
的信念就是不能让他得逞啊,所以我一直坚守着自己的防线。」
  「他一边用那东西磨我的下麵,一边用嘴亲着我的嘴,舌头也準备在我的嘴
裏乱舔,我将牙关紧紧的合拢才没让他的舌头进去。」
  「他可能是觉得这样亲我的嘴没意思了,就转而去亲我的乳头,他的嘴唇刚
吸到我的乳头我有种触电窒息但有很爽的感觉。」
  「但我依旧躺在那裏流泪,我心裏是痛苦难过的,但生理却控制不住产生异
样的感觉。」
  「他似乎察觉到了我有感觉了,就开始很粗鲁的双肉用力揉捏我的乳房,乳
房被挤得特别扭曲,乳头特别凸出的时候,他就把我的乳头含在嘴裏,用舌头舔
啊舔啊的,搞的人家心裏好奇怪啊。」
  我说:「接着呢?」
  敏敏说:「接着,他把头从我乳房间抬起来,笑着对我说,敏儿,我忍不住
了,让我进去吧。」
  「我听了很慌乱,觉得不能被他侵犯,急忙想用腿来蹬开他,可是因为这样
我的两腿分开了一小点,他连忙用他的大腿插入我的两腿这件刚出现的空隙,然
后借助他的双手将我的双腿往外掰开,他的大腿顺势贴紧了我的下麵,我想再合
拢双腿已经不可能了。然后他把我摆成侧躺在沙发上的姿势,他从后面用他的胸
部紧紧的贴着我的背部,他左手把我的左腿抬起,他的右腿就是最先进入我的双
腿之间的那条腿,把我的右腿压在沙发上,然后让他的左腿也进入了我的左腿之
间,右手绕过我的后背到前面抓着我的右乳房,我被控制的不能动了,也知道他
下麵要做什幺呢,因为他那根粗粗的东西的顶部已经顶在了人家的小穴门口,人
家知道如果我稍微挣扎扭动一下,搞不好弄巧成拙,将他那跟粗粗的东西带进人
家的小穴裏。」
  我说:「老婆,好样的,这种情况下还能较好的认清形势。」
  敏敏对我笑了笑,说:「这还不止呢,其实当时人家也有些清醒了,用了很
多办法让他没能顺利的进入了。」
  我说:「哦?那我可要听听你是怎幺阻碍的。」
  敏敏说:「他把人家控制成那种姿势,人家确实有些绝望了,但人家急中生
智,我用尽最后的力气想要把双腿併拢,给他施加压力,毕竟他那个姿势一手抬
我腿,一手摸着我的乳房其实是支撑他的身子不会倒下,这是很费力的,所以我
在用力想夹紧双腿的同时,身体也侧重的压着他的右手,果然,他在这种压力下
他那根粗粗的东西始终只能贴着我的小穴转圈圈,就是进不去哦。」
  我打趣说:「老婆,加油啊,胜利会属于你的。」
  老婆幽怨的看着我说:「可惜啊,他也不是傻子,他这种方式进不去,就换
了种方式,他一气之下将我的腿抗在了肩上,分担他左手的压力,右手抽回来压
着我的右肩,这样我的腿反而被分的更开了,撕的我的下麵好痛。我疼的轻轻哼
了声『啊哦』,他也不管人家疼痛怎样,就用他空出的左手,握着他那根东西朝
着我小穴裏顶,现在我没法啦,刚才他粗粗长长的那根没有助力和控制方向的东
西想进去是基本不可能的,但现在他用左手扶着,力道和方向都可以控制了。
  」
  我不禁哀歎:「唉……继续……」
  敏敏说:「我的最后防线只能紧闭小穴的大门了,我把眼睛闭了起来,我不
想亲眼看见他进入我的身体,我很反感很噁心他。」
  「这时,我的下麵已经潮湿一大片了,我心裏不想他插进我的身子,但是生
理却非常自愿的要接受他的东西,这是相当矛盾奇怪的。」
  我着急的问道:「那他到底进没进去?」
  敏敏说:「他很可恶,他先让他粗粗的那根的头头进入了我的小穴,但在我
和我的处女膜的合作下,它被卡在了那裏,他身子前后耸动着慢慢用力,想要借
此把他的那根进一步加深,但他无论怎幺在裏面蠕动,转动就是不能再进去分毫
。」
  我说:「呵呵,可恶的混小子,见识到我老婆的厉害了吧,哼!」
  敏敏说:「但是,他突然朝着旁边喊了声我当时好姐妹的名字,我也突然分
心朝着他喊的方向看去,根本没有她出现,就在这时他全身一用力,他那根黑黑
粗粗的棒棒就一下子完全插进了我的小穴裏,我痛的大叫声『啊啊』,然后比刚
才哭闹的更凶了。
  他完全不理会我的痛楚,用他那根东西夹着我的处血在我裏面来回抽送着。
  」
  我难过并郁结的说:「唉,这本应是我才该拥有的啊,可恶。」
  敏敏说:「你答应过听过说,你不会生气的,三三。」
  我说:「老婆,我不是生气只是伤心而已。」
  敏敏马上送给了我一个吻,说:「乖,不伤心,今后人家都是你的,也只是
你的哦。」
  我说:「嗯,我知道。那老婆,他当时插你的时候你爽不爽?」
  敏敏说:「你想听真话还是假话?」
  我说:「当然是真话咯。」
  敏敏有点不好意思的说:「人家当时其实蛮痛的,但可能是因为酒喝多了,
身体反应也特别强烈,我的内心真的非常排斥他的进入,但是我的身体又特别需
要他那东西在裏面摩擦我,人家当时小穴裏面实在太痒了啊。」
  我说:「不怪你,当时你确实也没有办法了。」
  敏敏点点头,说:「说实话,他那根东西真的好粗好大,插的我挺疼,也插
的我很有快感。」
  我问:「他怎幺插你的?也就说有其他动作没?」
  敏敏说:「有啊,他已经进入了嘛,右手又可以空出来摸我的乳房,手指刮
弄我的乳头,左手就在我小穴外面有个地方不挺的抚弄,搞的人家真的是不情愿
又不想停下来啊。」
  我问:「那你高潮了没有?」
  敏敏说:「第一次没有。」
  我问:「什吗?难道还有第二次?我的天。」
  敏敏说:「他第一次很激动很紧张,所以没有插我多久就射啦。」
  我问:「射裏面还是外面?」
  敏敏说:「本来我感到他在我体内抽插的速度越来越快,力度越来越大,那
根棒棒也越来越粗时,我就觉得不妙,赶紧想要推开他,可是他那会儿却把我按
的死死的,我推不开嘛。」
  我说:「所以他就射在你裏面了?」
  敏敏说:「人家也不想的啊,但是真的没有办法。」
  我说:「他射你裏面的时候什幺感觉?」
  敏敏说:「感觉他射的力度好大,射到我的最裏面了,一股烫烫的液体喷在
我痒痒的小穴裏面真的是好舒服的。」
  我听着这话,我差点吐出血来,但是我只能忍住,因为我答应过老婆,我不
能生气,不能有怀恨的心裏情节。
  我说:「然后了?」
  敏敏说:「然后他就把他刚射完的那根拿来放到我的嘴上,让我舔,我当然
不肯舔啦。他就拿着它在我的身体上到处乱抹,不一会儿又硬了,他又想要啦。

  我说;「还来?」
  敏敏说:「第二次他把人家抬到桌子上,桌子上冰冰凉凉的让人家好难受的
,但他是不管的,抬起我的双腿,把他那东西一挺又插进我裏面,开是乱搞人家
。这次搞的好久,他把我从桌子上弄,又把我抱厕所里弄,然后又抱到厨房裏哦
,插的人家精疲力尽的,最后把我抱回房间又插了差不多一个小时他满意的射了
。当时我真的好累,好疲倦。」
  我说:「后面你被他插的感觉如何?」
  敏敏说:「其实除了第一次,后面我也就高潮了两三次,然后就没什幺感觉
了,就想着他快点插累,能让歇息,能放我走。」
  我憋着情绪说:「那第二天呢?你怎幺离开的?」
  敏敏说:「后来第二天我醒来的时候,他还紧紧的抱着我的身子,双手握着
我的乳房。他睡的很沉,我轻轻的推开他,然后迅速出门去把衣服穿好,本来我
想问下我姐妹怎幺样了,但我真的一刻也不想在那裏停留了,所以我独自出门打
车回了家。」
  我继续追问:「那再后来呢?他没再来找过你?」
  敏敏咬咬牙说:「后来也来找过我几次,来跟我道歉,说希望我能做她女朋
友,那件事后我内心就有了阴影,心裏恨透了他,根本不想再理他了,所以我每
次都用各种方式拒绝了。后来听说他回北京了,我们就再也没有任何联繫。」
  我说:「老婆,我知道了你最沉重的秘密,所以我也会替你守护一生的。」
  敏敏说:「老公,我把这些告诉,就是希望有一个爱我的懂我的人来照顾我
,同我一起走一辈子。」
  我说:「好吧,老婆,那我们现在就开始进行一起走一辈子的第一步。」
  敏敏说:「第一步?什幺?」
  我翻身一把把敏敏按在床上开始粗野的动作:「当然是和你做爱咯,猪婆。」
                
【完】


百站百胜: